何黄黄

我有一天可能什么消息都没有了,你们帮我填坑吧。

【喻黄】两个人+两只狗=一家四口

oooooc
柯基视角

我是一条柯基,我的第一位主人是一个看似颓废,实则颓丧的中年男人。我的妈妈生了三只,我是最小的一只。我喜欢跑,喜欢叫,尽管整天被人投诉,但是他没有嫌弃我。

但是,现在,我感觉我被嫌弃了。

魏琛主人是一名大学教授,他的学生都说他人不可貌相。他有一个入门弟子,染着和我身上一样的颜色的发色,喜欢和我玩,喂我吃东西。

魏琛主人说:"看你们关系这么好,就像是多年不见的兄弟似的,要不少天啊,你帮我养?"

那个学生兴奋地抱着我亲了几口,"真的可以吗?家里只有大鲨鱼一只,早就想给他找个伴了。文州的话应该不会反对吧。"

我头摇得像拨浪鼓,但都没有动摇他们的决定。

就这么随便地把我易主了,有一个新主人,名叫黄少天。

他带我回到他住的了地方,一进门就有一只白色的大狗跑了过来,吓得我连忙往后退,吼了他几声"汪汪汪(有刺客!)"

那只狗很大,毛很干净也很柔顺,作为一只可爱的狗狗也忍不住去摸摸,可是我要忍住,看它的眼睛好似在嘲笑我,我吼它都无动于衷。

少天主人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,还挠了挠它的下颚,它一脸享受。"大鲨鱼,以后它就是你的小伙伴了。"然后他把我拉到大鲨鱼的面前。

我害怕地叫了几声:"你别过来,我才不怕你呢!"

大狗还是很淡定,还靠近我的脸,舔了舔我的毛。

它不怕我,甚至喜欢我。

少天主人一边换鞋一边说:"话说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好呢?魏老大有给你取名字吗?"

我甩了甩头,颈部带着的项圈也随之晃动,少天主人才意识到我的项圈的存在。那个项圈是离开前魏琛主人帮我带的,而且还叫黄少天回到家才能撕开胶纸。

"少天回来了?嗯?这不是烦烦吗?"从玄关拐弯处传来了好听的男声,好苏,感觉在喝特仑苏。

"烦烦?文州你在叫谁呢?你不知道这是对本剑圣的蔑称吗?"

我轻声地汪了一声,"汪!你是谁?"

耳边传来了汪的一声那声音简直是犬界的特仑苏。"他是我的主人,叫喻文州。"

"果然物似主人型。"我不禁叹到。

"这只狗还真是叫烦烦啊,我还想叫它夜雨呢。流木也可以。这样的名字肯定是老叶取的吧。"少天主人捧着我,帮我拆开狗牌上的胶纸。

喻文州轻笑道:"这样的话,你的账号卡可是会哭泣的。"

"嘿,大鲨鱼听到没,我的名字叫烦烦。"我兴奋地向大鲨鱼介绍我的名字。

大鲨鱼也回应我,"很适合你。"

他们都在说烦烦挺适合我的,因为我真的挺吵的。

少天主人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,"烦烦就烦烦吧,不过你这小家伙挺受人喜欢的。"

在这里的第一次晚餐还挺丰富的,除了有狗粮,少天主人还会给我吃绿色的脆脆的东西。不过每次偷偷地给我吃就会被大鲨鱼的主人发现。

少天主人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大鲨鱼主人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后少天主人不吵了,也乖乖地吃起他们口中所说的秋葵。

我就不懂了,问大鲨鱼:"他们不是同类吗?为什么你的主人要吃我的主人?"

大鲨鱼为我解惑:"这是文州向少天主人表达爱意。"

可是到了晚上,从主人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些难以形容的声音,痛苦中带着快意,难道大鲨鱼的主人要把我的少天主人吃掉?

我立马抬起脑袋,再次确认声音。我想叫醒大鲨鱼和我一起去营救我的主人,但我很怕大鲨鱼和他的主人是一伙的。然而房间里已经没有声音了。

我赶紧翻了个身,站了起来,准备迈步跑的时候,一条粗壮的前腿压了过来,一下子把我压在了毯子上,果然大鲨鱼也和他是一伙的!

我用前爪打他,用牙咬他,他好似不痛不痒似的,只是压低了声音,吼了一声:"乖,睡觉。你的少天主人也要睡觉了。"

我竖起耳朵听,也听到大鲨鱼的主人在哄少天主人睡觉。看来大鲨鱼没有骗我。

月亮的光通过落地窗,盖在了我和大鲨鱼身上,大鲨鱼好像没有收回前腿的意思,我也只好抱着他睡觉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看见大鲨鱼的主人出了房间,我兴奋地跑了过去,准备叫少天主人起床。但大鲨鱼的主人出手示意叫我不要吵。"嘘,少天还在睡觉,不吵的话给你喝牛奶。"

我点头如捣蒜,我超想喝牛奶,更何况是特仑苏。"好的,文州主人。"

就这样,我的新生活从此开始。

_(:_」∠)__(:_」∠)__(:_」∠)__(:_」∠)__(:_」∠)__(:_」∠)_
就这样,我的文就这样结束了。

【叶黄】慢慢来(中)

(上)

 

 

"你以为你是慢羊羊吗?慢慢来,你再慢慢来的话都要被其它人抢走了。"苏沐秋嘴里吧唧着薯片,嘴上还叨叨着。

叶修抽了几张纸巾,随随便便地把脸上的雨水擦干净,好几搓头发贴在脸上,又拿一条毛巾乱擦了擦头发,完全没有想理会苏沐秋的意思。

"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,你知不知道你的情敌很危险啊。"

他们两个的情况简直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

浴室的门打开了,出来的人明显比苏沐秋还急,"喂喂喂,老叶你居然有喜欢的人啦?原来你除了游戏和拉仇恨还有喜欢的人。我赌一包辣条,你这个嘲讽脸会输。话说你情敌是谁啊?要和你争谁?"

"那就是你……唔……"可怜的苏沐秋还没说完话,就被叶修塞了满口的薯片。"吃你的薯片去。"

黄少天感到莫名其妙,脑子里的脑回路都不知道饶了多少个弯,都可以绕成清明上河图了。"难道是苏妹子?那可是我们的级花。我整天看见她去找你,有时候还看见她走了这边,难道,你和她……"

两人汗颜。叶修无奈解释道:"这个是她哥。"叶修大力拍了拍苏沐秋的后背。

雨声变得柔和,似乎有了渐停的意思。

苏沐秋干咳了几声,差点连口中咀嚼的薯片都要喷出来了,舒坦了之后给了叶修狠狠一记白眼以及竖起了中指。

"苏沐橙,苏沐秋,苏沐橙,苏沐秋……"黄少天把他们两兄妹的名字念了几遍。

"你们真的是兄妹啊,名字真好听。不过我还真以为她是老叶的……"

"没想到少天同学这么关心我的情感生活啊。"

"去去去,我才没有。"

一切误会都解开了,黄少天长叹一口气。三人之间忽然默契般沉默下来。

"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拍打~"从黄少天的口袋里传来手机铃声,这是他自己录来做铃声的。

"啊,我在老,叶学长那,怎么了?"

"哦,对哦,答应了要去吃饭。"

"好,好文州你等我一下,马上过去。"

由以上内容可知,喻文州叫黄少天回家吃饭。

等黄少天一走,苏沐秋就给叶修来了一记落花掌。"慢慢来?你看看人家的竹马之友,手速慢却比你进程快。"

受了了一掌的叶修正准备接受第二掌,连忙求饶,"喂喂喂。你急什么。他们都已经认识那么久了,从初中就一起做事。现在只是吃一顿饭而已,又不是没有过。我也和少天一起吃过泡面。"

"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泡面还是他付的钱。"

"我请过他吃榨菜。"

"好意思吗?听沐橙说他们关系不错,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关系不一般。你加油啊。"

叶修默默地出阳台抽烟,谈恋爱又不是打游戏,不能写攻略。但又如同游戏,可能一不留神boss就被抢走了。

雨停了,打着彩虹伞的少年踏着轻快的步伐,后背文字泡的图案被树上的雨露打湿。

没想到这么合适。

火苗只是把烟烧掉了半截就被叶修熄灭了,就回到屋内,拿起了洗换衣服,苏沐秋问:"你要去哪?"

"当然是去洗澡啊,哥今晚有约会。"

"等一下,"眼尖的苏沐秋发现了一些端倪,"你的衣服有点熟悉,"在仔细一看,极思密恐,"该不会和黄少天的那件是情侣装吧?"

叶修相视一笑,沐秋感到心脏。

短小,将就,谢看。

【叶黄】慢慢来(上)

前篇:学长,你为什么要追我
忘了告诉你们,这个硬币梗是真人真事(虽然我的是一毛钱)

两指夹紧硬币两侧,然后两只快速交叉,使硬币在翻开的厚书上快速旋转,自转的硬币与已经倒在书上的硬币碰撞,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。“叮”碰到了一个硬币,“叮”又碰到另一个硬币,自转运动的硬币终于倒下,五个硬币倒下后组成了一朵花,而且都是菊花朝上。黄少天乐此不疲,因为每天的课程不径相同,让他无聊透顶。

当他想再来一盘硬币自转比赛时,有五张青色一块纸币摆在他面前,“黄少天同学,我用五张一块换你五个硬币,你看行不行。”

黄少天向他眨巴了一下眼睛,此人居高临下地,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看着他。没等他答应,他已经拿走了五个硬币,留下五张一块纸币。

“去你丫的,叶修你大……”黄少天反应过来后,立马站起来表示抗议,但此刻秒怂,全班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
叶修表示:“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

黄少天乖乖坐下,现在他只想静静,看着窗外的美景。

外面乌云密布,不用想都知道雷公电母要准备工作,龙王大人要准备做法,或许是哪位道友准备在此渡劫,不管怎么说,反正一时半会儿还回不到宿舍。

直到下课铃响了,外面还在下雨。喻文州打算找黄少天一起回宿舍,却被黄少天拒绝了,理由是他要去找叶修。

按照叶修的惰性,教完课直接回他的宿舍。黄少天撑开伞,走在通往叶修宿舍的林荫小径,经过一个亭子,一个熟悉的背影进入了视线。从那人的身边还飘出几缕白烟,很快就消散了。

“哟,这不是叶老师吗?为人师表居然带头抽烟,哎呀呀,被人传出这可怎么办啊?”

雨沿着伞面顺流而下,一连串的水滴落在脚边,溅湿鞋子边缘。

“这不是尽人皆知的嘛。这么巧啊,你的宿舍不在这边吧。”叶修走进雨里,走向垃圾桶。豆大的雨滴不偏不倚地落在燃着的烟头,将之熄灭。叶修确认烟头熄灭后才扔进了垃圾桶。

黄少天看着他做完一连串的动作后才迈开脚步,将雨伞举过他头上。“喂喂喂,你下雨都不带伞,你是不是sa。淋坏了身体怎么办,我可不要那个臭老头回来讲课,无聊死了。”

叶修转过身来,笑了笑:“这不是有你撑伞嘛。再说了,上哥的课你也无聊到玩硬币啊。”

“我,我只是在研究,自转运动……”黄少天一说谎就舌头打结。

叶修拿过他的伞,说:“走吧,雨越来越大了,去我宿舍避雨吧。”

两个大男人委身于小雨伞下。叶修撑伞向黄少天那边稍稍倾斜,所以他半个肩膀都已经被雨淋湿了。但雨伞实在太小了,黄少天也未能幸免。

这雨下得如瀑布般,两人到了宿舍也差不多变成落汤鸡了。

“哟,阿修回来了。”这是叶修的宿友苏沐秋,此时正趴在床上看手机,注意到他的后面还跟着一只落汤鸡。

黄少天见到叶修的宿友就立刻向他打了声招呼:“学长好,我是G班的黄少天,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哦你好。你就是叶修口中整天念叨的神烦学弟啊,来,要不要吃薯片?”苏沐秋亲切的招呼道。

黄少天欲伸手过去拿,却被叶修拉住了兜帽,“现在可不是吃薯片的时候,快去洗手间换件衣服。”

“我哪有衣服换啊。”

叶修往他头上扔了一条毛巾,然后又转身在简易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给他。黄少天就被推着进去洗手间。

苏沐秋用看热闹的眼神看着他,“怎么把人带回来了?已经忍不住了?”

“这种事慢慢来。”叶修擦拭了湿发,塌下来的头发变成了一堆乱毛。

爱情这种事慢慢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更文这种事慢慢来。

生日快乐,已经喜欢了三年,我希望以后的生日我都能陪你过。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第一。

图片有我家桜砸提供

烦烦的十七岁我写不出,真的。明年18我一定要好好写!

【all黄】八月是我们的幸运月

0810是我们可爱又帅气的剑圣大大的生日,他的几十万上下的情敌在一天尽情玩得开心。

为少天打call。

文中连亲亲嘴拖拖手都没有哦。

指路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d11798e6e0d8

因为lof说有敏感词,我怎么找也找不到所以只能放链接了。上面这条链接手机APP打不开所以评论有。

文笔渣,谢看。

 

【周黄】重新爱

书店老板周×蓝雨出版社黄
复合大师周泽楷×(前)分手大师黄少天
如果爱可以重新来过,那么真的挺幸运了。

“黄少,最近你家附近开了一间24小时的书店对吧?”郑轩滑着转移来到黄少天旁边。

黄少天舔着楼下买的“那么大圆筒”,点了点头,“嗯。对啊,怎么了?”

郑轩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抓着黄少天的衣袖,激动地说:“黄少,帮帮我,去看看那家店的销售情况,尤其是我们出版社的书籍销售量,然后做成表格,明天交到喻部长那里。”

黄少天嗅到了一丝奸情,连忙松开郑轩的手,一脸嫌弃,“这个不是部长让你做的吗?你自己事情自己做啊。我才不要那么麻烦呢。”

郑轩欲哭无泪。他作为销售部的一员,每天都要成堆的工作,时不时还有黄少天任性不干的活他也被逼揽过来,有时他还要猜测部长喻文州的迷之微笑,他只能说亚历山大。

“我最近也闲,也不是不能帮你,不过你得说说你要去干嘛,不然也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。还有,帮你做事可是要等价交易的哦!”

郑轩发现又有机会了,他要学黄少天那样捉住机会,他红着脸,挠挠痒,说:“也没什么,就是有个朋友生日,今晚我要赶过去。”

黄少天眼睛一瞪,果然有奸情。“阿轩,我初中就认识你了,有什么朋友是我不知道的?看你耳根子都红了,其实是不是特殊朋友啊?哈哈哈哈。”

郑轩被戳了包,用手掩着嘴巴,小声地说:“小声点,八字没一撇。”

黄少天成人之美,也答应了郑轩,不过是以后逢一三五七都要买“那么大”圆筒给他。郑轩他说要改名叫轩·亚历山大·郑。

以黄少天的记性,他回家就已经忘了,正好家里没生抽,就下楼买。以黄少天的记性,他出门就忘带钥匙,只能等明早喻文州回去了。

黄少天贪出门方便就踢踏着洞洞鞋,不过他已经后悔了,因为脚已经冻僵了,穿着毛衣,缩着身子走在路上。

黄少天路过一家名为“周语”的书店,招牌上还写着“24小时营业”。他脑瓜子里叮咚了一下,他想起帮郑轩的事。

走进书店,听到了风铃响的声音,然后是另一种好听的声音发出,“欢迎光临。”

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正是他久久不能忘怀的声音,四年来,这个声音陪伴了四年。

“周,周泽楷?”黄少天激动得要变成周泽楷了。

周泽楷也随口应了一声“嗯”。

书店里响起了《费罗加的婚礼》,整个书店主打复古风。橱窗里放着两只棕色小熊,他们手里拿着一只鹅毛笔,中间放着羊皮卷。通往二楼的楼梯是回旋木楼梯,就连播放音乐的都是留声机造型的音响。

“前辈,你来买书?”

黄少天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没带钥匙。“啊。对,差不多吧。其实我是来做调查的。”

周泽楷穿着棕色毛衣,披着黑色大衣,带上无镜片的眼睛,一副儒雅风流的才子样。记得大学的时候挺受女生欢迎的,想来平时也会有女生帮衬吧。

“调查什么?”

“我是蓝雨出版社的销售部的,看到这里开了家新店,所以就过来看看,顺便调查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周泽楷语气略带失望,“我还以为前辈是来看我的。”

黄少天一时觉得不好意思,就专业了话题,“这里是黄金地带,销售量应该不错吧,而且有你这样的颜值担当,你们店长应该对你赞不绝口吧。”

“挺好的。我就是店长。”周泽楷满脸写着委屈。

“啊哈哈哈哈是吗?那就是说这是你开的咯?真不错呢,我也好想开一家书店啊。放着自己喜欢的书。”

这家店除了买书,还为客人提供休闲服务。

“前辈也可以跟我一起。”

“啊哈哈哈哈小周说什么呢。我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吗?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我们也好久不见了,不要说这个话题了吧。”

店里开着暖气,黄少天的身子逐渐暖和起来,周泽楷盯着他冻得通红的手,感到心疼,他回身往员工工作室走。

黄少天以为周泽楷没话和他聊,便随处看看。他走到了热销的丛书系列,是蓝雨出版社的新出的蓝朋友系列,是以最近的流行的耽美题材。上面的封面和里面的插图是一叶之秋的作品,是黄少天央求了很久才答应的。

翻开几页,黄少天就已经深陷其中。

“前辈,喝姜水。”周泽楷忽然在旁边叫他,吓他一跳。

黄少天连忙放下书,接过杯子,杯子是黄色的小黄鸡,握在手里暖了暖手,喝了一口,暖人心脾。“啊。谢谢小周,这个杯子真可爱啊。好像以前我用过的杯子。”

“就是前辈的杯子。”

“嗯嗯嗯嗯?”黄少天睁大眼睛,立马打量着这个杯子,“我不是已经打烂了吗?”

“骗你。前辈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?”

“是我们出版社的新出的丛书系列。我告诉你啊,这本书我可是有大功劳的,你知道有个插画师叫一叶之秋,大牌,我们社长都请不动,我和老叶关系还不错,老叶那家伙不要脸,我跟他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他才答应做图片编辑。”黄少天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这个丛书系列的花絮。

周泽楷知道一叶之秋,因为是他们的学长,一个人缘不咋地的大神。曾一度把他列为第二情敌。

“嗯。这个书籍挺受女生欢迎的。”

“哦,对了小周,你现在能把你书店的销售情况表给我一份嗎?我要拿回去做报告。”

周泽楷点了点头,“去我家。”

黄少天糊涂了,“我只是要一份表而己,不用去你家做客吧。”

“表在家里,书店电脑没有。而且我也快换班了。”正巧不巧,来换班的店员正来到了门口。

随着风铃声响起的一把清脆的女声,“店长,我来换班了。”

周泽楷朝那个女生招了招手,黄少天也看向她。

女生看见有客人在,还拿着店长的杯子,嗅到了一丝基情。“店长,他是?”

“他是……”周泽楷打算介绍,却被黄少天截胡,先自我介绍,“哈哈哈哈,靓女你好啊。我是蓝雨出版社的黄少天,来调查而已哈哈哈哈。”

“他是我的学长。”周泽楷补充道。

女生伸出手,“哦!你好!我是新来的,叫我小何就好了。”

“你好你好。”黄少天也伸出手,握了握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周泽楷冷冷地说,还拽走了黄少天。

女生的直觉是不会错,店长和他肯定有故事。不过客人真的很帅,不过与其说帅,还不如说可爱,有虎牙的男孩子。简直攻受分明,店长加油!啊啊啊我要一个月不洗手了。店里留下了小何犯着花痴。

今天的温度格外低,是有记录以来的超低温。黄少天一边走一边摩擦着手,因为穿着毛衣出来,根本就没有口袋,摩擦生热又不见效。

周泽楷斜视过去,叹了口气,然后就把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了。

“哎哎哎不用不用,小周你穿回去,天气冷。”

周泽楷二话不说就帮他穿了上去,“不怕冷,前辈怕。”说完,又帮他拢了拢衣领。

周泽楷的公寓在商业区的东边,住在高层,可以看到地下的车水马龙。模糊的点点灯火映在眼里,高楼大厦披着彩色灯光。

黄少天趴在落地窗上,望着外面的灯红酒绿。

“少天,热牛奶。”周泽楷递了杯牛奶给他,杯子还是小黄鸡,而他自己的是黑白企鹅。

“周泽楷,要叫我我前辈,知道吗?这是你租的还是你买的。应该很贵吧。离商业区不远,那么高楼层。”

“买的。”

沙发上的抱枕是小黄鸡,挂钟也是小黄鸡,整个家居设施都是以明亮的黄色为主。“没想到周泽楷你这么闷骚啊,被你的店员知道高冷的老板家里居然是这样的布置,肯定是不可思议吧。不过我还挺喜欢的。”

“按照前辈的喜欢。”

“什么?”黄少天差点噎着,再次打量这周围,的确他最喜欢明亮的颜色。

周泽楷迷惘地看向窗外,和黄少天一起坐在落地窗前。“少天喜欢什么我也喜欢。”

熟悉的告白,让黄少天想起了以前一个学弟也是这样和他表白的,爱屋及乌的喜欢。

“周泽楷,我已经说过了吧,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我们分开后,你可以喜欢你喜欢的,你可以再去爱另一个人。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。你这样庸人自扰有用吗?”

周泽楷委屈了,分手他还没答应,也只是黄少天单方面的接触而已。他明明还是那么喜欢他。“不,我只喜欢你喜欢的。我不答应。”

黄少天看着眼前这个大小孩在闹脾气,感觉自己心里对他有点亏欠,“对不起。”

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的眼睛,眼里倒映着自己的样子,“重新来过。”

黄少天被他盯得脸红了,毕竟这么帅的人看着自己那么久都会心里条件反射。

“少天默认了。”

周泽楷双手抚上他的脑袋,慢慢靠近他。他双唇颤抖,慌张的看着周泽楷。轻轻触碰到柔软的嘴唇,舔了舔他的虎牙,又与他灵舌互缠。

忽然间,他们两个跌落在黑暗里,只能靠落地窗外面的光去看着对方模样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发生了什么?”黄少天被吓得大叫起来,磕到了周泽楷。没几秒又反应过来弄到了周泽楷,“对不起啊小周,小周没事吧?”

周泽楷看着他慌张失措的样子,笑了笑,说:“没事。少天可爱。”

“靠,周泽楷你取笑我。你居然取笑我。忽然间黑了你不觉得可怕的吗?”黄少天佯怒,对周泽楷“拳打脚踢”。

耍花枪没一会儿,周泽楷的手机响了,“嗯”了几声就挂了,然后跟黄少天说明情况:“跳闸,电压不够,一会儿来电。”

“是吗?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多一会儿吧。怕你一个人哭鼻子。”

“少天在这里睡吧。”

“不行不行,我还要回去。而且我还没吃东西呢。”黄少天摇摇头。

周泽楷“噗”一声,“少天没带钥匙。”

黄少天摸了摸身上,“哎呀。”响起了身上根本就没有口袋,怎么带钥匙。

“我下面给你吃。”

周泽楷的厨艺了得,大学时候黄少天就是被他养得肥肥胖胖。

黄少天像是回到了在一起的日子,是那么开心。他也已经忘了当年说分手的滋味,他很高兴能重新来过。

“喂喂有你的电话,电话接都不接吵死了……”黄少天的手机铃声响了,是郑轩打来的,“喂,郑轩什么事?-我记得-不用担心-报告什么的不用管了-嗯?约会失败了?-你自己写报告?-不用我帮忙了?-那就好再见了。”

“谁的电话?”

“郑轩的,他说他做销售报告,不用我了。”

周泽楷嗯了一声,然后在餐桌上点起一根红蜡烛,“吃个面而已,周泽楷,不用那么正式吧。”

“停电了。”周泽楷说出了一个无言以对的理由。但真正的理由是:

“少天回到了我的身边。”

三个脑洞

设定一:学院
荣耀学院又开始了一年一届的招券大才大会,两个竹马竹马一同报考了这个世界闻名的学校。在这个学校班与班之间时不时会有比赛,所以每个班主任都使出了程身解数,蓝雨所就在饭堂做宣传,是许多吃货向往的天堂,所以蓝雨班算是吃货的集中地,遗憾的是没有女同学,可能是怕吃胖了吧,总之在女子项目上蓝雨班还是有点吃亏,主人公就是我们可爱又活泼的黄少天同学,他和他的竹马喻文州一同选择了一个所级就是吃货班。黄少天很烦很话痨是人尽皆知,所以看到他的大都尽量离他点,但同是命里也犯烂桃花,容易招别的男人。有为人师表其实脸T的叶老师、有与他吃递全世界的张学长、有和他有一年之约的竞争对手王大眼,还有学校校草周泽楷,总之为他的竹马树立了不少情敌。在第一届全球全能学生比赛中学校代表中国出征,期待他们的凯旋归来。

设定二:武侠
江湖纷乱何时了,武林纷争何曾休。沉寂已久的一叶之秋重出江湖,但已经是个虚名,背负这名声的人早已不是叶秋。武林新秀君莫笑一伞定吃坤,让人为之震惊,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初出江湖的黄少天为了寻找一叶之秋,冒着师傅责骂的危险偷偷下山。黄少天的师傅是蓝溪阁的阁主魏琛,他早就知道黄少天会偷偷下山,小小门派怎能围得了活泼乱动的狮子,只好派弟子喻文州跟着他。黄少天一开始是拒绝的,因为他嫌弃响文州是吊车尾。后来黄少天发现喻文州比他更懂人世间的人情世故,就同意两人同行。他们途中去过微草堂找王杰希看病,去过轮回山庄找周译档比试,去霸图码头找张住乐聚会。在这段时间江湖发生了些事情,每个派别最近都有失踪弟子。江湖人士都建议应该找回一叶之秋重望武林大局,这个任务就委托在黄少天身上。一路上都收到嘉世殿的阻挠,而且还有神秘人从中帮助他们。

设定三:黑帮
有很多团伙表面做看正经生意,背地里充满了肮脏交易,正处于巅峰盛世的嘉世正经历着一场内部斗争。在这个“百花齐放”的时候,蓝雨、微草等脱颖而出,轮回、呼啸等人才辈出。老对手霸图也新陈代谢,嘉世却在这时背叛了他们的一把手一一带他们领上颠峰的一把手。曾经的一把手被自己的同伴追杀,以叶秋为目标的蓝雨二把手黄少天对嘉世的行为十分不满,他决定要帮助叶秋重回颜峰,此时的嘉世也成了众笑之地,走向衰落。黑帮争霸再度开启,每个团伙都在对嘉世的位置虎视眈眈,黄少天想看可以这件可以瞒天过海,但终究还是被他的boss喻文州知道了,叶修借着蓝雨的势力重建属于自己的帮会,谁能成为众帮会的领头羊?

【all黄】夭寿啦!他们居然成精啦!?(2)

巴拉拉小魔仙?没有。舞法天女,没有。马猴烧酒,没有。那么请问设定是啥?架空+脑洞大开

第一篇加设定



“张佳乐!你行了没啊!”黄少天鬼鬼祟祟地伏在门上,观察着外面。

张佳乐戴上帽子,蹑手蹑脚地走到黄少天身边,伏在他耳边说:“行了,怎样有人吗?”

忽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了黄少天一跳,张佳乐眼疾手快捂住他的嘴巴,免得他大叫。

他们现在在客房,阳台外面是个小花园,墙体挺矮的,他们打算从那里爬出去。

无法正常呼吸的黄少天拼命拍打张佳乐的手,示意松手。

“烦烦,你房间布置好没?”张佳乐松开手。

黄少天没有立马回答问题,先呼吸几口新鲜空气,喘着气说:“呼哈呼哈……我说张佳乐你发什么神经啊!还有啊本剑圣是谁,这种障眼法当然布置好了。走走走,再不走宵夜都没有。”

走到阳台,张佳乐纵身一跃,轻盈地落到了草坪,向四周望了望。“烦烦,安全了,下来吧。”

黄少天扶着栏杆犹豫不决,毕竟住惯了一楼也没试过条阳台。

“你该不会是不敢吧,果然连下个楼梯也要抱着,你变回柯基吧,我接住你。”张佳乐取笑他,但同时双手张开准备接住他。

“滚滚滚,变成人我也是大长腿好么,谁说我怕了,你等着。”黄少天单手支撑着栏杆,侧身一跃,谁知脚部打到了旁边一树枝,重心不稳,落在了张佳乐怀抱。

“靠靠靠,该死的树枝。”黄少天抬头,看见了张佳乐滑稽表情,在看看自身处境,卧槽公主抱太羞耻了。

“喂喂喂张佳乐放我下来。”

啪叽一身,屁股开花。

“我靠靠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你谋杀啊!”

“要谋杀的话早就摔死丫的。”

“快走快走,等一下队长和周泽楷巡逻回来就会被发现了。”

翻墙可是黄少天的特长,所以也没耗多少时间。就这样,他们朝着美味出发。

夜晚的G市是个不夜城,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排挡一条街人声鼎沸,觥筹交错,玻璃碰撞的声音不绝如缕,街上不时有几只醉鬼。

两人来到比较旺的大排档,周围的人都开怀畅饮,不时叫着“饮胜”,做人最紧要开心。

三丝炒米粉,白灼虾黄鳝粥,炸春卷,博饼,炒田螺。桌上的这些美味都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味。

“乐乐,你喜欢吃田螺吗?”黄少天吮吸着田螺里的螺肉。

张佳乐用牙签挑出里面的肉,“还行吧。自从去到Q市之后也会吃一些。”

“来来来,我们来比赛,谁吃的多谁就赢。”

说到比赛张佳乐也亢奋了,“我的手速可是很快的,用牙签也比你快。”

“嘿嘿嘿,我的口舌也很灵活的谁怕谁。”

没过几分钟一大盘田螺就没了一半目前看来,黄少天是领先的,不过这田螺放了辣,所以黄少天吃了十几个就要喝一口水。

剩下几个黄少天就放弃了,因为他的嘴已经麻了。

“我赢了,烦烦你有什么表示吗?没有奖励吗?”

黄少天没有理他,而是冲到大厅里面拿了两罐王老吉,自己先开了一罐,大口地喝着,另一罐则给了张佳乐。

路过养殖鱼缸时发现有一条鱼莫名眼熟,黄少天想这是错觉吧。

一个服务员拿着一盘麻辣小龙虾经过,眼利的黄少天发现了这个麻辣小龙虾其中一只有点不对劲,周身都散发着黑暗气息。

张佳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。忽然一道蓝光打中了小龙虾,居然变大了。周围的人吓得不轻,分分逃窜。

“没想到是被人类捕捉到这里了。”一到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,是从养殖鱼缸传来的,是喻文州。

他化成人形站在水缸里。

麻辣大龙虾抖了抖身上的料理,转了个身,尾巴很扫周围的桌椅。

黄少天和张佳乐发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却被周泽楷给断了退路,“前辈。”

喻文州没想到出来捉个虾也能顺便逮捕一个违抗命令的柯基。

“算了算了,留下来一起对付吧。”虽然说得很不情愿,可是战斗的火焰冉冉升起。

麻辣大龙虾已经快把这里给拆了,帐篷摇摇欲坠。它发了疯是的向喻文州攻击,钳子狠狠地向他甩了过去,黄少天反应快,用冰雨替他挡了一击。

现在的喻文州离不开水,一旦离开就会变成原型。

“少天,他的弱点在颈部。他的鳞很硬,只有你的冰雨了。”喻文州在后面提醒道。

“明白队长。”

黄少天和周泽楷眼神会意,然后对张佳乐说:“乐乐保护我家队长。”

张佳乐向他扔出了手榴弹,在它周围炸开了,吸引了大龙虾的注意力。周泽楷帮黄少天打掩护,子弹都射中了要攻击黄少天的钳子。

黄少天踩着大龙虾乱扑的脚,一只登上了他的颈部。喻文州吟唱一段咒语,从空中显现出几条暗紫色的线,扣住了大龙虾颈部。如果能捉住绳子,黄少天很想喊一句:皮皮虾我们走。

大龙虾扭动身体的幅度缩小了,黄少天看准了机会,一剑穿心,狠狠地刺了下去,爆出了黄色液体,溅到他脸上,不忍地干呕。

大龙虾没有了知觉,很快就掉了下来。

喻文州也看准了机会,开启了死亡大门,将大龙虾送进黑洞。

周泽楷给他递了手帕,“前辈,擦擦。”

“噢噢噢谢谢!这也太恶心了。啊啊啊快点回去洗澡吧,走吧张佳乐。”

本来打算逃走的黄少天却不想被喻文州叫住了:“少天怎么在这,现在不是宵禁时间吗?”

黄少天打了个冷颤,“啊哈哈哈哈,我这不是尽地主之谊,请张佳乐出来吃宵夜啊。再说,幸好我在这,不然队长你就有危险了。”

“对啊,我还要谢谢少天了。”(^_^)

不用谢,尽我所能哈哈哈。

“喻队,先回去吧。你的灵力快不足了。”张佳乐帮黄少天开脱。

黄少天点头如捣蒜地同意。

喻文州说:“今晚的事情还要向上级汇报,叶神和王队、韩队在家里等着,回去吧。”

黄少天和张佳乐听到这个消息都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表示尽我所能,留下来善后。喻文州表示有郑轩他们善后。

近来G市有点不太太平,频频出现怪物袭击。一般人都不能看出怪物是如何来的,只有他们非人类才能透过灵眼看到。

也不只G市有,其他地方也有。比如H市的兴欣、B市的微草、S市的轮回、Q市的霸图等等都有非人类组成,听上头联盟安排。

“最近不太安宁,你们小心点。”

谢看哟!欢迎捉虫。